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风水神婿_ 第八章 黄土-

时间:2021-07-08 19:3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冥火阑珊小说风水神婿 第八章 黄土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见我叹气,中年人的表情显得有些紧张,问我:“小师傅,您是不是看出了什么?其实我之前也请过别的先生,可他们都说我这别墅风水很好,没有任何影响家庭事业的迹象。”

    说着,他小跑上前,从自己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递到我的面前。

    “小师傅,只要你能够看出什么端倪并且帮我解决,这卡里有五万块钱,就先当做定金,事成之后要是没什么问题,我再给十万!”

    中年人出手如此阔绰让我有些震惊,前前后后破一个局就能赚十五万?!

    在这市里给别人看风水,都这么赚钱吗?

    我看向了葛亮,他倒是满不在乎,看样子这个价格应该还不算很高。

    这会我是彻底震惊了,因为我想不明白,既然给人看好风水这么赚钱,我爷爷咋就只留下了二十万呢?

    心里虽然疑惑,但眼前还是先将眼前这阴煞风水局给破了再说!

    “你请的先生说的都没错,你这里的风水确实很好,两面通风,正中还有山泉溪水,不过嘛,问题就出在这。”

    我一边对那中年人说着,一边指了指我脚下的黄土。

    “这?这不就是一堆黄土吗?”中年人皱眉,随后又问道:“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之处啊,还请小师傅指点一二!”

    我在地上抓起了一把黄土,随后走到了他和葛亮两人面前,分别撒了一点在他们的手心处,示意他们闻一下。

    中年人一脸狐疑,但还是放到了鼻尖处闻了闻,只闻出了一股怪味。

    味道虽然有些难闻,但他只是一个生意人,平日里并没有接触过死尸。

    况且还是处于高度腐烂状态,他就更没见过,所以他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味道。

    可一旁的葛亮却不同了,他家本身就是开花圈店的,多多少少也会接触一些去世的死者。

    更何况还有北匠葛春安这个爷爷,对死尸发腐的气味一闻便知。

    这种味道虽然渗过泥土有些减淡,但大致上还是能够分别出来!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我冲他微微一笑,反而看向了那中年人问道:“闻出什么了吗?”

    中年人打量着手中的黄土,摇了摇头。

    “既然闻不出来,那我就明确的告诉你,这是尸体发腐后才会带有的尸气,你这栋别墅,不干净!”

    “什么!你说这下面,埋了腐……腐尸?!”

    中年人吓得脸色发白,一甩手把手中的黄土扔了出去,一边还不停的双手拍打。

    想到自己刚刚还凑这么近去闻,他的肚子有些反胃起来,连忙直接跑到一旁干呕了起来。

    我也没想到他的定力竟然如此之差,只是一些黄土而已就能够把他吓成这样。

    中年人跑到园中的小湖边洗了把手,随手在衣服上抹了抹又跑了回来,颤巍巍的肚子好似要掉出来一般。

    “小师傅,你别吓我啊,你确定这下面埋着一个人?这可不能乱说啊!”

    中年人目光扫向刚刚被我抓过的黄土处,声音有些发颤。

    “你如果不信的话,事后可以挖挖看,不过在这之前……”

    我说着又从背包中取出了一个阵盘以及一个铜铃,随着我手臂摇晃,一声声脆响回荡开来,口中开始默念:“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斩妖缚邪,度人万千。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手,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炁常存!”

    此咒为道教之中的‘净天地神咒’,不知为何竟然也记载在了我家祖传的《镇魂录》之中。

    随着我咒起音落,四周一片寂静,并没有想象中的阴邪之物出现。

    这就让我有些郁闷了,难不成是自己第一次给人看风水就看走了眼,翻车了?

    中年人刚刚还被我这起咒的气势镇住,此刻见半天没动静,心里也是犯起了嘀咕。

    这时,葛亮从一旁走了上来,在我耳边说道:“杨哥,会不会是那东西不在这啊?”

    我点了点头,表示有可能,但我自己还是有些懵逼。

    “你说会不会是那东西跟着这老板的妻子和母亲去到医院了?”葛亮又问。

    “医院?”

    我想了想,这种被埋于此处的人怨念最盛,离开这里虽然可能性不大,但也不代表不可能。

    我刚想问中年人他的母亲和妻子在哪个医院,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中年人拿出自己的大屏智能手机,好家伙,这可把我镇住了。

    我在村里生活了这么久,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这种手机!

    接起电话,中年人原本紧张的神情再次一变。

    而这一次,我从他脸上看到的,是恐慌!

    于此同时,我隐约看见他的眉冲穴处有一抹乌青之色一闪而逝。

    这可不是一个吉利的预告!

    相谱中记载过,眉冲发青招横祸,不损家人必损财!

    而眼前这中年人此刻不仅事业下滑,就连亲人也都先后住院,这可比家财两者选其一还要凄凉。

    待到他挂断电话,我这才把葛亮刚刚说的那个可能性跟他说了一遍。

    中年人虽然有些不信,但此刻母亲妻子同一时间病情加重,他也只能信我。

    出别墅后,我们坐着他的车一路赶往了西南市的市中心医院。

    而此刻,天空已经泛起了一抹夕阳的红霞。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五点四十分了,距离彻底天黑应该只剩下一个多小时!

    看到这里,我的心隐隐觉得有些不妙起来。

    抵达市中心医院时,时间已经到了六点零三分。

    葛亮也意识到了这时间上的不妙,不由问我:“杨哥,这医院本就是极阴之地,马上就要天黑了,你确定没问题?”

    说完,他还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两个折叠好的小纸人,看样子也是有备而来。

    我也是第一次处理这种事,以往并没有任何经验,心中难免也有些紧张。

    不过,事到如今,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也就当做给自己练练手了。

    “要不然你自己先回去,我自己去看看。”我对葛亮说道。

    葛亮暗暗叹了口气,紧跟而上道:“不行不行,我自己回去不得被我爷爷打死,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还有个照应,大不了一起死。”

    我微微一笑,就冲他这句话,我对他的好感也上升了几分。

    能够在这种时候坚持跟着去冒险的,就如同一起闯鬼门关好兄弟一般。

    这可是我在村里多年来不曾拥有的,友情?

    没错,从小村里的孩子都在他们大人的叮嘱下疏远了我,甚至有一个男生因为跟我玩,回家被他爸打了一顿。

    在那之后,我就是孤身一人,专心学起来风水玄学。

    虽然葛亮这么做的原因多少碍于葛爷爷的威势,但我心里还是挺感激的。

    我们跟着中年人一路来到病房门口,中年人这才对我们介绍起了他自己。

    他名为王大力,是西南的博力贸易公司的老板。

    刚走到病房门口,一个护士和两个医生刚好从病房中走出。

    见到王大力,几人都是快步上前,其中一个白大褂医生对王大力说道:“王老板,您母亲和妻子,好像快不行了,不知怎么回事他们的脸上开始发青,却查不出病因!”

    王大力闻言眼睛瞬间瞪大,随即猛的转过身握住了我的手道:“小师傅,您可一定要出手给我母亲和妻子看看啊,我父亲走得早,要是她们婆媳两也走了,那我赚再多的钱也没用啊!”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