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数风流人物_ 戊字卷 第一百二十九节 省亲(下)-

时间:2021-06-23 17:1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瑞根小说数风流人物 戊字卷 第一百二十九节 省亲(下)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手中提着暖炉,那布帘上却是传来阵阵幽香,之前显然是被放在迎春胸前的披风里,暖心热肚,现在却落在了自己手里,真的有点儿受之有愧。

    以前自己并没有太在意这个话语稀少没什么太多存在感的二妹妹,一直到贾琏或明或暗的说起过迎春可能要被许给孙绍祖之后,冯紫英才开始正视这桩原本在《红楼梦》书中被视为千红一哭万艳同悲中一个十分典型的例子。

    稍稍一打听便知道这孙绍祖不是好货,不但贪财好色,而且胆子极大,居然敢在大同府的平安州那边大肆干着贩卖禁运物资给塞外蒙古人的勾当。

    这种事情照理说在边地并不少见,但关键是人家都是把握着分寸的,哪些能卖,卖多少,基本上心里都有谱,但这厮却是猖狂无忌,而且更仗着打通了王子腾和牛继宗的关节,更加肆无忌惮。

    贾赦之所以想把迎春许给孙绍祖,无外乎就是看中了孙绍祖胆大捞钱的本事,舍得给他上供,那就是卖女儿的银子。

    而孙绍祖之所以愿意娶迎春,绝不会因为是迎春漂亮或者老实敦厚这些原因,多半也是看上了贾家背后的王子腾,贾赦是正派的荣国公长房嫡子,而且也袭爵一等将军,贾家和王家不但同列金陵老四大家,而且还和王家家主王子腾是姻亲,这层关系也是斩不断的,所以正是因为如此,孙绍祖才会愿意娶一个庶出女儿为正妻。

    以前冯紫英也有些犹豫,甚至装聋作哑,因为他没想好怎么来处理这等事情,自己背负的情债已经够多了,这迎春可不是寻常丫鬟,随便就能安排下去,便是安排做妾都得要有周全的准备,免得引来内外不稳。

    只是今日这等情形,面对司棋剖心坼肝的这般倾诉,冯紫英实在做不出冷然待之的事情,起码要应承下来,至于说下一步如何来解决,那也只能再说了,这点儿担待必须要有。

    好在还有贾琏这个帮忙的,早就希望能把迎春许给自己,而贾赦也就是一个棺材里伸手——死要钱的,倒也不是没有办法来解决,只是需要细细策划,寻找合适时机,务求周全。

    正琢磨间,却见另外一道倩影疾步而来。

    是莺儿。

    莺儿眼睛很尖,一下子就看到了冯紫英手中的手炉,脸色微微一变,她没想到还能有人抢到自家姑娘前面了。

    可林姑娘和自家姑娘在一块儿,紫鹃没带手炉,只有一个汤婆子,给了林姑娘用,这个手炉却是哪里来的?而且紫鹃一直在莺儿视线中,从未离开,分明就不是林姑娘安排人送来的。

    可除了林姑娘外,还能有谁?

    三姑娘的侍书,还是云姑娘的翠缕?又或者不是屋里的人,是府里边其他人送来的?

    莺儿目光在冯紫英手中的手炉上转了一圈,随即又装出若无其事的模样,“哟,大爷手里都有手炉了,我们姑娘还担心大爷冷着了,让我把姑娘的汤婆送过来让大爷暖暖手呢。”

    冯紫英哪里看不出莺儿的试探味道,但他不能说这是迎春派人送来的,毕竟这贾赦一门心思想要把迎春许给孙绍祖,这事儿在自己没有一个完全之策之前,还不能曝光。

    所以他也只是笑了笑,“手炉固然暖手,但汤婆更能暖心啊。”

    莺儿脸一热,下意识的就想要啐一口,这冯大爷也会说这等油腔滑调地哄人话,不过若是自家姑娘听见,只怕心里就会舒坦许多了。

    “大爷话倒是说得漂亮,就怕想要给大爷送暖心的人太多,让大爷眼花缭乱应接不暇了。”莺儿还是不肯放弃,想要试探看看是谁给冯紫英送的,“这手炉倒是挺精致的,能不能让奴婢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就是寻常物件。”冯紫英当然不能让莺儿这鬼精丫头看。

    这各位姑娘的物事虽然形状一致,但是在外边的花纹布幕上都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区别的,万一被莺儿看出什么端倪来,或者记下了形状特征,日后去应对,那就戳穿了,弄得宝钗和迎春之间有些嫌隙隔阂,反为不美。

    见冯紫英很警觉,不肯让自己看,莺儿也知道自己的意图被对方识破了,内心有些悻悻,难怪都说冯大爷风流好色,还真的是名不虚传,就这么一会子功夫,居然就有人抢在姑娘前面了。

    也不知道究竟是谁?这让莺儿很是好奇。

    接过莺儿手中的汤婆,冯紫英很平静地看着还有些不甘的莺儿:“赶紧回去吧,让宝妹妹自个儿也莫要受凉了。”

    莺儿狠狠地瞪了冯紫英一眼,却不做声,颇为不满地离去了。

    冯紫英也觉得头疼,就这么一会子自己出来溜达溜达都要出这么多幺蛾子,真的是煞费苦心,未来自己在这上边还要经历许多交锋。

    还好冯紫英的等候未曾拖太久,也幸好这些人也都意识到拖太久会有多少不利,所以在一番争议之后,还是比较快地落实了下去。

    这边贾元春已经慢慢从先前的感伤触动中回过味来,现在也不是悲春伤秋的时候,她此番回来省亲,甚至还要在园子里住上两晚,可谓殊为不易,也从无先例,好在也只是针对此次省亲的四位贵妃,所以影响倒也不大。

    对于元春来说,和家里人见面说话,甚至带一些信息回来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还是要见一见冯紫英。

    这个见面早在省亲敲定之后元春就想到了,而且这种必要性也越来越重要。

    虽说可以通过中间人带话,但是这种经历几个辗转的带话传递信息不但容易将意思转达变味,更重要的是很容易暴露和成为敌人手中的把柄。

    这种重要性随着时间推移也日益增长,以至于到了最后,已经成为此番省亲的一个最主要内容。

    连贾元春都未曾想到冯家这个原来只能算是四王八公十二侯之外的二流武勋现在一跃超越了其他任何一个武勋家族,成为当下朝廷中地位重要而微妙的关键,虽说冯唐和冯紫英分属于武将和文官,冯紫英地位也还相对低层次,但是其影响力却是与日俱增,尤其是与其父的影响力结合在一起,更是让人无法忽视。

    特别是在当下天家内部三方关系越发微妙莫测的时候,这种外部因素的重要性就越来越突出。

    贾元春当然清楚像冯家这种几乎立于不败之地的家族是不会轻易掺和到未来发生中的事情中去,尤其是冯唐在辽东出人意料的迅速站稳脚跟,压制住了原来李家的影响力,整合了原来辽东各部力量,使得原来很多想要借此机会做些事情的势力都失去了机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辽东局面稳定下来。

    虽然说面的建州女真和察哈尔人这两大势力辽东局面仍然危险,但是却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危在旦夕了,起码已经有了回手之力了。

    一旦获得了这个主动,那么原来都认为冯唐去了辽东之后可能会专注辽东而忽略的蓟镇就一下子显得重要起来,尤其是现在蓟镇兵力被冯唐的嫡系尤氏兄弟掌握时,就更举足轻重了。

    贾元春看不到这么深,但是也知道冯唐父子现在对三方都有着莫大的吸引力,而她自己究竟算哪一方,贾元春都觉得尴尬,但太妃的暗示她却无法置之不理,而贾家作为武勋阶层中的四王八公占据两席的支柱一员,似乎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这重烙印,看起来好像也就没得选择了。

    冯紫英是混在贾元春逐一单见贾府内部亲戚中见面的。

    因为是见贾府内部亲戚,而且多以女眷为主,太监们女官们都乐得清闲在旁颠休息,只留了一个抱琴在一旁伺候。

    所以等到冯紫英进入正殿,也就是《红楼梦》书中的大观楼时,看到只有贾元春和抱琴在时,也是微感吃惊。

    现在大观楼却早已经被自家的戏楼子给占用了名字,所以只能勉为其难的用了太观楼这一名字。

    “外臣见过贵妃娘娘。”虽然很气闷,但是冯紫英还是得依足规矩叩拜。

    “免礼,请起,赐座。”元春看着这个在自己面前落落大方的青年男子,一时间有些恍惚。

    上一次见面的情形还在眼前,但现在却已经截然不同了,自己的身份地位固然发生了剧变,而他同样也非吴下阿蒙了。

    坐下锦凳,冯紫英目不斜视,端坐其上,只等对方开口。

    既然殿内只剩下三人,而抱琴甚至主动的退到了殿门边儿上,似乎是专门为观察外边有无闲杂人等一般,只要不是特别大声,恐怕都未必能听清楚二人说话了,冯紫英意识到只怕这位贾贵妃是有为而来了。

    “铿哥儿,今日见面,只怕你也有所预料吧?”贾元春朱唇轻绽,却没有半点遮掩,直接挑明。

    冯紫英吃了一惊,他预料到贾元春怕是要给自己出难题,但没想到如此直截了当。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