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死亡万花筒_ 112.突发情况-

时间:2021-05-27 18:4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西子绪小说死亡万花筒 112.突发情况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能看到身边人活下去总是最好的, 无论那人用了什么样的方法——至少对于林秋石来说是这样。

    这天晚上,众人注定无眠, 屋子里的箱人数量再次增加, 而他们离开的道路却依旧毫无头绪。想要让箱女安息,比较简单的方法是对着箱女的遗骸使用玛丽娃娃,玛丽娃娃是箱女生前最喜欢的一个布娃娃。而昨天晚上, 小玫开出来的道具,却是箱女的技能卡, 叫做“我的玛丽小姐”,虽然名字里面都带了个玛丽小姐, 但两个东西的作用却相差甚远。

    “我的玛丽小姐”这张技能卡的作用,在游戏里是让持有玛丽娃娃这个道具的玩家无法转移娃娃, 并且娃娃会一直哭嚎发出响声。所以玩家因此必须要叠两次噪音片, 一旦噪音片倒塌发出噪音,箱女就可以移动,因而这个技能可以增加箱女的移动速度和使用技能的频率。

    如果拥有玛丽小姐娃娃的玩家被箱女杀死, 他身上的道具也会被掩埋掉,这样玩家就丧失了一个离开洋房的方法,再次增加游戏难度。

    林秋石隐约间明白了阮南烛为什么要对孙元洲说那么一番话,阮南烛似乎是在用虚假的信息, 确认一些事情。

    第二天早晨, 看得出众人的脸上都很疲惫, 显然是受到了昨晚发生事情的影响。

    一大早, 林秋石就在他们的房间里选了两个箱子, 倾听之后确定箱子里面没有异响,才让阮南烛打开了。

    箱子里面空空如也,既没有技能卡,也没有道具,可以说是无功无过。

    第二个箱子林秋石让给了梁米叶,今天由他不吃东西饿一天,明天再是梁米叶。

    两天三夜,阮南烛就只吃了一桶泡面,虽然没有说什么,但肯定是饿了。到了餐厅之后,他也没怎么和周围的人打招呼,就一个人静静的往嘴里塞着食物。

    今天是不开箱就不能吃东西的第三天,大部分人已经没有办法继续扛住那无孔不入的饥饿感,选择开箱后坐在桌子旁边大快朵颐起来。

    阮南烛吃的差不多了,放下手里的东西,道:“昨天小玫开出了一张技能卡。”

    他的目光在桌子上环顾一圈,并没有看到小玫的身影。想来是恋人出意外这件事对她打击颇大,连早饭都不想吃了。

    “什么卡?”宣子慧问了句。

    “我的玛丽小姐。”阮南烛说,“一张非常重要的技能卡,在说之前,我想请问一下,这里有谁开出过一个布娃娃吗?”

    众人闻言纷纷摇头,示意自己并没有见过这个布娃娃。

    “好,那我继续说。”阮南烛道,“开出布娃娃之后,如果箱女使用了这个技能,拥有娃娃的人可能第二天会需要开两个箱子才能吃饭,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这个技能也可能会有其他的解读,但是肯定没有好事。”门里面只会增加难度,绝不可能让整个游戏变得简单。

    “所以这个娃娃有什么用处?”又有人发问。

    “可以超度箱女。”阮南烛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逃脱道具。”

    这话一出,众人都安静下来,表情十分复杂,显然是在估量这件事的危险系数。收益和风险从来都是并存的,想要离开这里,注定了要承受风险。

    “今天还有人开出别的道具吗?”阮南烛问,“我可以帮你们解读一下。”

    众人却纷纷摇头,只有一个小姑娘小心翼翼的表示自己开出了一位密码。

    “什么,那只要再开出一位,我们就可以猜出剩下的密码是什么了。”阮南烛道。

    “你还敢猜密码?”宣子慧看起来对阮南烛十分不满,如果不是阮南烛知道信息恐怕她会和阮南烛当场怼起来,但现在她的态度也算不得太好,声音冷冷的,“那几个猜密码的人下场怎么样你还不知道?”

    “猜密码也要分情况的。”阮南烛淡淡道,“硬来自然没什么好结果。”至少在桌游的规则里,是允许猜密码这种行为的,但是前提是你至少要拿到几位数,当然,如果运气爆棚什么信息都不需要直接一口气直接全猜了出来,那请当规则是在放屁。

    早饭时间就这么结束,因为今天的开箱结果已经出来,看起来似乎是非常平淡的一天了。

    阮南烛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了玄关的地方,道:“我来的时候这里已经有很多个人了。”

    “嗯?”林秋石面露疑惑之色。

    “其中至少有八个。”阮南烛说,“如果我们要玩游戏,那规则书肯定是放在最显眼的地方,那人能拿到规则书,肯定是前面进门的人……”他继续说,“不是魏修德,他是和好几个新人一起进来的,如果看到了规则书,很难瞒过那么多人,所以藏起来规则书的人,应该是个独行者,或者是个双人组合。”他直了腰,“那么问题来了,他为什么要把规则书藏起来呢。”

    “或许是想我们死?”梁米叶道,“如果我们不知道规则,乱开箱子的话……”

    “不,就算是让我们乱开箱子,也最多只会死一个人,没人会蠢到在出事之后继续胡乱开箱。”阮南烛道,“不过之后的事情就很麻烦了,因为我们不知道道具和技能的使用方法。”

    他正在分析,却听到楼上传来了一阵哀嚎,那哀嚎的声音居然属于魏修德,一个本该不会出事的人。

    “出什么事了?他难道开错了箱子?”梁米叶愕然道。

    “不知道。”阮南烛说,“走,上去看看。”

    他们匆匆的上了楼,却是看见楼上已经围了一圈人,而叫喊声,是从一个箱子里发出来的——魏修德居然被抓进了箱子里!

    如果前一天开了箱,那么当天不但可以吃到一日三餐,还能吃到第二天的早饭,所以眼前魏修德的情况,应该是为了午饭开箱的时候,出现了意外。

    可魏修德明明有小蓟的听诊器,为什么会出这样的情况?

    林秋石抬眸望去,竟是看到小蓟和小玫站在一起,小玫表情依旧阴郁,小蓟却还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孙元洲也来了。

    “我听错了。”小蓟说,“道具出现了失误!”他脖子上还挂着那个听诊器。

    谁也没有相信他的这句话,道具是不可能出错的,出错的只会是人。

    小玫却是咯咯的笑了起来,她道:“这不是好事情么?魏修德这样的人死了……大家都应该开心啊。”

    “对啊。”小蓟懒懒的说,“把我们骗进来,害死了那么多人,他不应该活该去死么。”

    林秋石不知道小玫到底用什么说动了小蓟,但她的劝说显然是成功了,小蓟选择了小玫,抛弃了魏修德。

    坏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这本该是让人高兴的事情,可伴随着魏修德凄惨的叫声,林秋石却怎么都笑不出来——箱人的数量再次增加。

    孙元洲显然是和林秋石想的差不多,眼神阴沉的要命,林秋石本来以为他会说点什么,但他什么也没说,便打算转身离开。

    “对了。”阮南烛忽的道,“这个箱子里到底是箱人还是箱女?”

    “是箱女。”小玫对阮南烛的印象还不错,她回答了阮南烛的问题,“我看见她了。”

    如果是之前,小玫或许会被箱女的模样吓到,但是经历了恋人的死亡,她平静了许多,甚至于可以坦然的直面曾经最害怕的场面。

    “哦。”阮南烛道,“那大家来一趟餐厅吧,我些有事情想告诉大家。”

    众人闻言,脸上均是露出疑色,朝着餐厅去了。

    等到人都到齐了,阮南烛在桌子旁边坐下,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拿到了玛丽小姐。”

    “什么?玛丽小姐?”有人惊讶的发问。

    “对,是玛丽小姐。”阮南烛说,“现在我把它藏在了我的屋子里,大家只要找到了骨骸,我们就能出去了。”他说话的时候表情很兴奋,一副玩游戏即将通关的样子,“虽然骨骸很难找,但是这已经是最容易的方法。”

    “太好了,终于可以出去了……”人群里发出类似的吵杂讨论声。

    “不过这个娃娃的危险系数很高,而且已经开出了玛丽小姐这个技能卡,所以我在想要不要放回原处……”阮南烛说了这么一句。

    “别了吧,万一被箱女毁掉了怎么办?”人群里有人开口,“如果你不要可以给我,我不怕的。”

    林秋石听到这句话,看向了说话的人,这人是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小姑娘,虽然是个老手,但平时几乎不怎么说话,甚至于林秋石连她的名字都不记得。

    “好吧。”阮南烛说,“那我就带在身上,大家一定要积极开箱,早点找到骨骸,我们就能出去了。”

    他说的轻巧,两百多个箱子,目前还剩一百多个,一百几十分之一的概率,并不是那么好赌的。

    说完这个关键信息后,阮南烛和林秋石离开了餐厅。

    梁米叶这会儿也品出了阮南烛到底想要做什么,她道:“你怀疑……”

    “嘘。”阮南烛把手指竖在嘴边,示意梁米叶不要说话。

    梁米叶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他们三人从餐厅离开后,回了自己的房间,在房间里等待起来。

    大概两三个小时后,他们等的东西终于来了,箱女再次发出了凄厉的哭嚎,这次哭嚎的地点是在二楼的一个卧室,里面的人被吓的从卧室里连滚带爬跑了出来。

    哭嚎之后箱女便会使用技能,但直到晚饭时间,都没有人减员,洋房里的所有人都活着。

    “她使用技能了?”众人在桌子旁边讨论起来,“为什么没出事?”

    目前箱女只有三个技能,虚假的回应,好想打开它,和我的玛丽小姐,前两个技能已经被使用过,林秋石问了在场的所有人,问他们在来之前有没有遭遇虚假的回应。

    所有人都给予了否定的答案。

    所以排除了不正确的选项后,只剩下了唯一一个回答——箱女使用了技能,我的玛丽小姐。

    只是因为玛丽小姐这个道具目前还没有被发现,所以技能直接失效,回到了牌堆里面。

    在众人讨论的时候,阮南烛一直低着头玩弄着手里的汤勺,孙元洲的眼神频频朝着他看来,不过他虽然是忍住了,人群里却还是有人忍不住,开口质询道:“祝萌,你不是说你有玛丽小姐吗?为什么箱女使用了技能之后你的玛丽小姐没有效果?”

    “因为我骗你们了呀。”阮南烛开始还低低的在笑,后来笑的越来越大声,他的手撑着下巴,眼神冷漠无比的在人群中扫过,“不骗你们,箱女怎么会使用技能呢?”

    众人看着他的表情愣住。

    “你什么意思?”到底还是有聪明人的,孙元洲一句话就点明了阮南烛话语中隐藏的含义,“你的意思是箱女就在我们中间???”

    “不知道。”阮南烛说,“不知道是箱女本人,还是和箱女合作的人。”他冷冷道,“我只知道我们里面有人给箱女通风报信——箱人是不能和箱女交流的,在确定箱女在二楼的时候我在厨房里宣布了这件事,两个小时后,箱女发动技能,你说她为什么要那么急?是害怕我把玛丽小姐交出去?”

    “这怎么可能,这对那个人有什么好处?!”有人站起来,重重的拍打着桌面,“我们都死了,对他有……”他话只说了一半便停住了,因为好处实在是很明显。

    那人是箱女也就罢了,如果他和箱女合作,当真是好处多多。

    因为其他人都死了,门的规则会起作用,他想要怎么离开这里都是很容易的事。

    怎么让队友不知不觉的死掉,在门里面几乎是门艺术。而那个藏在他们中间的人,显然沉迷此道。

    老手们都想明白了这件事,看向周围人的眼神凶恶了几分,新人们有的懂了,有的茫然,显然还没有跟上这突发的剧情。

    “如果我没猜错,那个人应该是最先到这里的人。”阮南烛说,“他甚至还藏起了规则卡,如果不是我真的玩过这款游戏,大家就一起等死吧。”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这里存在一个巨大的漏洞。”宣子慧再次开口,说的依旧是对阮南烛不利的内容,“这一切存在的前提,是你提供的信息是正确的,如果无论是玛丽小姐,还是技能卡的效果都是你编出来的,那么这一切都不存在了。”

    阮南烛似笑非笑:“我这么编给自己制造难度有什么好处?”

    “就像按你说的,一个人离开这里啊。”宣子慧站起来,强硬道,“我们从进来开始,就是你一直在给我们提供信息,你说你玩过桌游,哪有那么巧——这么小众的游戏,就你玩过?!”

    阮南烛道:“还有什么想说的,一起说了吧。”面对宣子慧的咄咄逼人,阮南烛表现的很冷淡,就像在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

    “如果有人藏起规则,我觉得那个人就是你。”宣子慧说,“百分之八十的真话,加上百分之二十的谎言,足以让所有人被欺骗,你觉得呢,祝萌小姐?”

    如果单纯从宣子慧的角度,她说的话的确有道理。从进门之后阮南烛就占了领导的地位,其他人怀疑他是藏起规则卡的人,也说得通。

    只可惜,阮南烛早有准备。

    他慢慢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条,放到了桌子上,指尖点了点:“答案。”

    宣子慧拿过纸条,只看了一眼就脸色大变。

    那是属于门的纸条,上面写着箱女两个字,由此,阮南烛知道门里面规则的原因彻底得到了解释,他就是拥有线索的人,他们里面实力最强悍的大佬。

    看了纸条的宣子慧如同被戳破的气球,整个人都瘪了下来,她叹了口气,坐下,没有再试图怀疑阮南烛。

    倒是旁边一个小姑娘细声细气的问了句:“这纸条不能被伪造吗?”

    “伪造?”宣子慧疑惑的看着她,“怎么伪造?这个纸条是特殊质地的,就算要伪造也得在门外面进行,你进来之前怎么会知道门里面什么情况?”

    小姑娘讪讪的笑了:“我就随便问问。”

    阮南烛摊手:“还有什么问题?”

    众人纷纷摇头,看向他的眼神都变了。

    “既然没问题了,那就这样吧。”阮南烛道,“你们自己小心点,毕竟人群里有个内奸,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私下里来问我,我保证不会告诉箱女。”他说到这里,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宣子慧,宣子慧脸色一阵青白,讷讷半晌都没能说出话来。

    “那以后信息还公开吗?”孙元洲问了众人最担心的问题。既然他们之中可能有箱女的内应甚至可能存在箱女,那他们所有公布的信息岂不是都在给箱女做嫁衣。

    阮南烛道:“这样吧,只要是涉及能离开这里的信息,我们都私下交流,但发现了技能和关于杀死箱女的信息,我们都公开。”

    “怎么私下交流?”孙元洲皱眉,“我们还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呢。”

    “如果你们信我,可以告诉我,我来进行传达,如果不信……”阮南烛道,“不信,我也没办法了。”

    孙元洲道:“我信你。”阮南烛拿出了纸条的那一刻,就代表了他在人群中肯定会占主导地位,毕竟知道规则的只有他一人,哦,或许还有他两个不怎么说话的同伴。

    一旦阮南烛出现了什么意外,那他们就真成了瓮中之鳖,箱女想怎么折腾他们,他们都毫无还手之力。

    众人又讨论了一会儿,才各自散去。

    阮南烛和林秋石走到门口的时候,路过他旁边小玫突然对他低低的道了声谢。

    阮南烛道:“不客气。”

    “你到底是和她说什么了?”梁米叶实在是好奇,阮南烛到底说了什么能让昨天晚上那个死气沉沉的小玫突然焕发生机。

    “我只是告诉她门里面其实是可以杀人的。”阮南烛道,“只要用的方法对。”

    林秋石眨了眨眼睛,却是想到了什么:“难道魏修德一直在告诉新人门里面不能杀人?”他说完这话又有些恍然,门里面的确是不能杀人的,只是这个杀人面前得加上直接两个字。

    让人死在规则之内,也算是种本事。

    “小蓟不是个蠢人。”阮南烛道,“虽然莽撞,但智商没问题。”他一边往前走,一边说,“他不对魏修德动手,应该是有原因。”

    “什么原因?”梁米叶问。

    “这我就不知道了。”阮南烛道,“或许是门外面的一些限制吧,小玫既然能和小蓟搭上,那她肯定是帮小蓟解决了问题。”

    解决了问题的小蓟毫不留情的对魏修德下了手,他下手的方法再简单不过,只要谎报一个信息就行了。

    魏修德误以为箱子是安全的,高高兴兴的开了箱,结果……不言而喻。

    “这种也不能报仇?”林秋石蹙眉。

    “嗯。”阮南烛道,“又不是小蓟动的手。”

    不过魏修德这人虽然遭了报应,但他们的处境却越发的艰难起来,箱人的数量是四个,而且内应还没找出来,目前完全是箱女一方占了大优势。

    不过这游戏也急不得,至少目前他们还没有开出让箱女具有统治地位的技能。

    这样的想法,在夜晚的时候却被打破了。一个饿的受不了的新手开了一个箱子,从里面开出了一张名字叫“我在你身边”的技能卡。

    那新人来找阮南烛的时候,阮南烛捏着卡片陷入了沉默,这技能是箱女最强的技能,一旦发动,和箱女在同一个房间的人类,会全部死亡。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