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明末之逆天改明_ 第三章:致命风寒(求推荐票!)-

时间:2021-04-07 11:5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崛起的石头小说明末之逆天改明 第三章:致命风寒(求推荐票!)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习惯性的用手擦拭掉脸上的鲜血,刚杀了几个人的王争除了鬼鬼祟祟的看了一眼周围还有没有其他盐丁之外,并没有一般人刚杀人的紧张样子,好似杀个人只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一样。

    用这些人身上的衣袄擦了擦腰刀上不知是谁的血,再把腰刀挂在腰间,任何资源都不能浪费,所以王争蹲下来将这些人身上搜了个遍。

    不过王争却失望了,除了这四把腰刀以外也就只找到十几文钱,随后王争看了一眼四周,除了这处破房子以外入眼的就是一马平川。

    毁尸灭迹基本是所有人的共识,但在眼下,没有任何工具的情况下,王争也只能将这几具尸体一一拖进破房子掩盖了事。

    随后,凭借着脑海中的记忆,王争朝北方缓步走去。

    路上某些地方王争还能看见黄阳他们一行人从这里经过的脚印,似乎是处于某种习惯,抑或者出于好心,王争边走边清理着他们留下的痕迹。

    本来半个时辰能赶到的路程,王争却足足走了一个多时辰,终于,在天色渐黑的时候,王争终于看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义井庄。

    ......

    远远看去,这义井庄给王争的印象就是残破,触目所见的皆是龟裂不堪的黄土房,当王争一脚踏进义井庄中时,正晾衣服的一个老妇人捂住嘴。

    急急忙忙上前把住王争,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看了两遍,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一脸焦急的道。

    “小争,你怎么身上都是血,胜子他们说你被贼巡检的伢子杀了,你娘刚还在哭呢,赶快回去看看吧!”

    眼前的妇人头上围着白色的围巾,身上穿着厚实的灰白色衣袄,王争认得她,这是黄阳的母亲,从小到大没少帮衬着‘王争’的娘照顾他。

    想到这里,王争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微笑道:“不妨事的,黄婶,我刚杀了三个盐狗子,这些是他们的血。”

    听到这话,黄婶脸上出现惊讶的神色,张大了嘴再次上上下下的看了一遍王争,见到王争腰间挂着的三柄腰刀,叹口气。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你快去看看你娘吧!”

    点了点头,王争朝记忆中的地方走去,一路上也见到不少义井庄的村民,这些人看见王争从没事人一样从路上走过,身上的衣袄还带着血渍,当下便是议论纷纷。

    “这不是老王家那小子吗,怎么回来了?”

    “是啊,胜子他们几个前不久回来还说被狗巡检抓了去,这是咋回事?”

    “谁知道呢...”

    王争自然能听见周围这些人的议论,其中不少人是惊讶,也有些半大不大的小子发出阵阵嗤笑声,不过王争却没有那个闲心去管。

    不知为何,越是往里走,王争越能感受到自己心中的急切,自己与这老大娘素未谋面,想来应该是原来那个‘王争’心中残存的执念吧。

    王争喃喃道:“也好,就当是对你偿还歉意吧,我会尽力照顾她的...”

    想到这,王争眼前忽然出现一处小小的院落,低矮的围墙甚至王争直接就能翻跃过去,那腐朽的木门一经推开,更是发出尖尖的一道‘吱呀’声。

    似乎是房内的人听到了王争推门,一人走出内屋正欲说些什么,见到王争后脸上的表情顿时凝固住,浮现一抹不可置信的神情。

    “王...王争!?”

    黄阳瞪大了双眼,在王争身边来回看了一圈,“你..你怎么又活了?”

    闻言,王争锤了黄阳胸口一拳,这一拳王争只用了三分力气,在军中打招呼往往是这种方式,但黄阳仍是被打退了三步,一脸的龇牙咧嘴。

    “你...你王争你什么时候力气这么大了?”

    正这时,从屋内走出一个女子,边走边传出一阵细而委婉的声音,“黄阳,谁来了?啊...”

    这女子见到王争后整个人都吃了一惊,白嫩的手掩住小嘴,结结巴巴的道:“争...争哥哥?”

    “争哥哥?”

    听到眼前这女子对自己的称呼就连王争也没反应过来,自己什么时候多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妹妹?

    只见眼前这女子一身粗布白衣,腰间束着青色的腰带,也许是买不起发簪,披肩的长发就只是用青色的粗布缠着。

    尽管如此,也掩盖不住她娇美的容貌。

    看着王争的眼神既有惊讶,更多的则是喜悦,神情间又藏着一抹淡淡的伤感,眼神躲躲闪闪的,明眸皓齿的样子十分惹人怜爱。

    王争苦苦思索,但就是从脑中找寻不出任何有关眼前这女子的记忆,只好尴尬的哈哈一笑。

    “妹...妹妹,我们还是进去看看娘怎么样了吧,我没有大碍的。”

    闻言,眼前的女子怔怔的看着王争,忽然脸上闪现出一抹泪花,破涕为笑:“争哥哥,你终于开口叫我了。”

    王争闻言则是皱紧眉头,怪不得自己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个女子叫什么,原来是原来的‘王争’从来都没有注意到人家,简直是暴遣天物啊...

    王争也不知道这时候青年男女之间的称呼,权当这是自己的妹妹,哈哈一笑,拉着她的小手便跑进了屋内,全然没注意女子看着自己眼中的柔情似水。

    ...

    进了屋内,来不及观看周围的摆饰,王争便听到不远处传来的一声呼喊。

    “争儿...是争儿吗?”

    听到这话后王争整个人都杵在地上,这声音怎么会如此熟悉,蹬蹬几步走到床榻边,看着床榻上躺着虚弱的妇人。

    王争双腿一软,居然‘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这个老妇人他知道,就是自己这身子的亲娘,王刘氏。

    对此王争也不太懂,只是知道王刘氏以前就叫王氏,但是当‘王争’父亲去世后,为了与其他人区分,又表明已婚妇女的身份,便加上自己以前的姓氏,称之为王刘氏。

    见到王争回来,王刘氏满脸的老泪纵横,用她那满是皱纹的手抚摸着王争头上干净利落的短发,微微颤抖。

    “争儿,争儿你变了...”

    王争心中一紧,难道被发现了么。

    正此时,却听到王刘氏颤颤巍巍的道:“争儿你变了,变得和你爹年轻时候更像了,你爹那个时候啊就和你现在一样...”

    暗自松了一口气,王争接过王刘氏的手,看着她粗糙干裂的手,哽咽道。

    “...娘,娘你好好歇息吧,争儿没事!”

    朝王争身后那女子招了招手,王刘氏将女子与王争的手牵起后握在一起,微笑道:“争儿,你一定要好好照顾玉儿。”

    闻言,王争再看向玉儿,见到她脸上娇羞的神色,即便王争再是榆木脑袋也明白怎么回事了。

    “娘,玉儿不是我的妹妹吗?”

    见到王争眼里的询问神色,王刘氏轻叹了一口气,道:“争儿你忘了,玉儿是你爹当年干总旗时候捡回来的...”

    ...

    听完王刘氏的话,王争恍然大悟,原来以前‘王争’的爹是这奇山千户所的总旗官,不过在很久之前就因为某些原因死在了外面。

    不过这对现在的王争不重要,王争对自己那便宜老爹并没有丝毫的感情。

    说起王争一直以为是妹妹的那个女子,其实真的是王争的妹妹,只不过不是亲兄妹。

    她是王争的爹早年在外捡回来的,取名为王玉儿。

    据说王玉儿当时埋汰的像个泥球,谁成想后来竟出落得如此亭亭玉立,已经是十里八村有明的美人坯子。

    不少年轻小伙子经常带着牛羊赶来提亲,不过无论是身强体壮的,还是家里有几亩地几头牛羊的富农都被王玉儿婉拒,说是已经心有所属。

    虽然王玉儿没有明说,但时间久了各人从她看王争的那个眼神中也能瞧出个大概来,即使是傻子也能看出些端倪。

    想到这里,王争忽然感觉有人从身后拍了自己几下,回过头去见到是黄阳,拉着王争出了屋子。

    看着黄阳愁眉不展的模样,王争有些不快,皱眉道:“发生什么事了,别吞吞吐吐的。”

    见到王争果断的话,黄阳先是诧异的看了一眼王争,紧接着叹气道:“大娘受了风寒,算上我们家的几文钱也根本不够到城里买药请大夫...看来...”

    闻言,王争一皱眉:“风寒?看来怎么样?”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