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大荒河图_ 南离风云起 不疑临受命 第一百零九章 曾经的对手,现在望背不及-

时间:2021-02-23 15:0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半百老叟小说大荒河图 南离风云起 不疑临受命 第一百零九章 曾经的对手,现在望背不及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金陵城内

    风不平一袭青袍,手中拿着一把木剑,双眸眼神之中跳动着几分讥讽的意味看向对面的那年轻人。

    “怎么,还要打吗?”

    那年轻人整个人半蹲在地上,气喘吁吁的模样,脑袋上原本别着头发的那夹子此时也断成了两半,年轻人的长发散落开来,遮住了自己的半张脸颊。

    虽然被头发遮住了自己的脸颊,但是不难从这年轻人那模糊不清的神色之中看出浓浓的疲惫感。

    身上衣服虽然安然无恙,可是从那不远处地面上躺着的铁剑不难看出,那正是年轻人用着的兵器。

    “如果你的实力只有这样的话,那么,还是安心的呆在皇城里面潜修吧,别想着去前线丢人现眼了。“

    风不平将手中木剑一转,反手握在了手中,冷眼看着面前这年轻人。

    这小家伙,天赋倒是不错,嗯,不过从小到大这小家伙的天赋一直都不错,只不过现在看来的话,倒是有些伤仲永的意味了。

    原本自己对这年轻人的期望,并不比苦木差多少,甚至自己一直迟迟不松口让苦木成为那南离第一潜龙的原因,也正是因为这年轻人还没有结束苦修的原因。

    不过现在看来的话,这年轻人在这几年的苦修生涯里,进步太过缓慢了。

    自己的爱徒苦木剑道已经到了初步大成的阶段,单论这一点的话,哪怕是所有品级修士里面都难以找到可以与苦木相提并论的人物。

    而这个年轻人呢?

    剑道连大成的边缘都没有摸到,按照自己的眼光看来,这年轻人现在在剑道上的造诣要是想臻至大成的话,哪怕是遇见了什么奇遇,也得一两年才有可能。

    要是还是按部就班的苦修下去,呵呵,五年都不止。

    看来自己让苦木出去历练的想法,现在看来是对的。

    一昧的苦修,哪怕天赋再怎么优秀,也不过是在同龄人之中稍微厉害那么一点点。

    “二皇子,你可知,苦木现如今想要击败你的话,需要几招?”

    是了,这对面的年轻人其实就是当今离帝的二皇子。

    与那两个在上书房与太傅斗智斗勇的皇子不同,这位二皇子小时候也在离帝面前展露出了不俗的天赋。

    碰巧那个时候,风不平也才刚刚收下苦木这个徒弟,之所以收下苦木当徒弟,自然就是风不平看中了苦木身上的剑道天赋。

    而在风不平被离帝请去皇宫里面看了看这二皇子之后,风不平这才发现,原来如苦木那般可怕的剑道天赋,在当今的南离皇室之中,竟然还有一人。

    同样的年岁,相差无几的天赋,这二人在风不平眼中都是可以在未来接替自己衣钵的最合适接班人。

    可惜,风不平当时虽然想再收了这二皇子当自己的徒弟,可是离帝却婉言拒绝了。

    开玩笑,那时的风不平早已威震大陆,剑圣之名传绝天下,剑圣想要收徒弟,离帝怎么可能会不答应?

    对的,离帝其实也不算是拒绝,只不过离帝对于这个宝贝皇子太过于溺爱。

    溺爱到风不平安排给二皇子的那些练习任务,在离帝的各种有意无意的干扰下都变得慢悠悠的,那进度就跟蜗牛差不了多少。

    到了后面,风不平干脆就不想插手安排自己这个记名徒弟的修炼任务了。

    你离帝有自己的想法那你就自己安排,我何必上杆子的还得跟着你的想法来安排我自己弟子的生活。

    不过离帝自然也反应过来了自己做的有些不对,在看见了风不平不插手自己这宝贝皇子生活了之后,离帝还为此专门上门请了一番风不平。

    风不平当时也压根就对这桩子事情没了兴趣,便向离帝请辞了担任二皇子剑道师傅的身份了。

    离帝自知自己虽然身位帝王,但是也不可能拿风不平有什么办法,也只能答应了下来。

    不过自己宝贝儿子的天赋可不能浪费啊,培养好了保不齐又是第二个风不平呢。

    所以离帝广发英雄帖,召集了不少大陆上民间在剑道上都留有威名的修士来挨个担任二皇子的师傅。

    虽然这些人的剑道都不如你风不平,可是胜在人多啊,拥有着这么多位有名有姓的师傅,朕的这个宝贝儿子,就算日后成不了那第二个风不平,不过成为一个顶尖战力修士那毫不为过吧?

    反正到了后面,风不平也就不在关注这个天赋与苦木相差无几的二皇子了。

    只听说,这二皇子陷入了苦修之中。

    再说了,自己这爱徒苦木现在自己培养的多顺手多让自己开心,何必去再找一个徒弟来让自己遭罪受呢?

    这种天赋再怎么好的小家伙们,没有成长起来的话那不也就那样。

    二皇子的身子在地上挣扎了一阵子之后最终这才艰难的站起了身子,简单的将自己的头发梳理了一下后,露出了他那轮廓分明的脸颊,额头上还冒着些许细汗,语气不屑的对着风不平说道

    “击败我?还几招?哼,苦木他还没那个本事,我苦修这些年的进步,他苦木能及我几分?”

    风不平那清冷的神色在二皇子说出了这句话之后不由得一变,忍不住的笑了出声。

    “你啊你,看来你这几年苦修倒也不是什么唬弄人的,而且你的那些个师傅看来也都没有跟你说起过外面的事情,你这小子可知道,苦木现在的剑道已经初步大成了。”

    二皇子听后一愣,而后脸颊一抽,眉头紧锁一脸不相信的对着风不平说道

    “不可能,您这肯定是在框我,是,我的那些师傅们却是没有跟我提及这些年外面发生的事情,但是那苦木跟我天赋差不了多少,他怎么可能在这般年纪就剑道大成了,此事,此事绝对不可能!”

    风不平看向二皇子的眼神,现在已经变成了看傻子的眼神,这个小家伙啊,这些年被那些庸人们培养成了这副模样,那些庸人们,倒是该死了。

    “忽地笑,齐无恨,这二人当初你还与他们较量过,你可还记得当时的结局?”

    二皇子面色一怔,脑子飞快的回忆起了当时的情形,而后说道

    “忽地笑还好,当时我与他僵持了百余回合之后最终靠着底子险胜了他,至于齐无恨,我与那个家伙的战斗......我不想回忆了。”

    二皇子落下这么一句话,风不平也不由得轻笑了一声。

    齐无恨啊,当年初入南离的时候自己也高看了这小家伙一眼,毕竟那般年纪身上就拥有着那般浓厚的杀气,倒是自己见过的第一人了。

    别说这二皇子,当初苦木虽然未曾与齐无恨交过手,但要是他二人交手的话,苦木的下场不见得会比这二皇子好到哪里去。

    毕竟,单论那个时候,齐无恨的战力在这一代的年轻人里面,已经算是超标的了。

    超标到,现在的齐无恨与那时的他,实力并没有相差太多。

    看来当初被齐无恨收拾的模样应该不会太好看。

    风不平笑着看了一眼二皇子,继续说道

    “忽地笑现在与苦木交手的话,苦木全力以赴,忽地笑只能抗的下苦木一剑,至于齐无恨嘛,那个小家伙这些年缺了一个合格的老师,所以说现在的他应该与忽地笑是半斤八两的水平。“

    这一席话风不平说出来自然是语气平淡的很,但是传入了二皇子耳中,却掀起了惊天的波浪。

    当年与自己僵持百余回合的忽地笑,竟只能扛得住现如今苦木的一剑?

    当初把自己打的跟猪头一样的齐无恨,连苦木的对手都称不上了吗?

    “我不信,您,您就是看苦木是您的徒弟才这么说的,忽地笑,忽地笑怎么可能会如此不堪?”

    二皇子的话一落地,门外冷不声的传来一句话彻底的打破了二皇子的幻想。

    “呵,贫僧虽然不是很爱听风不平的这话,但是他说的不错,就在前不久的时候苦木就与贫僧的那爱徒交过一次手,当时要不是贫僧提前给了贫僧那爱徒一件护身宝物的话,就苦木那架势,两剑就要活生生劈死忽地笑了。“

    话音刚落,铁箭禅师就出现在了二人眼前,在路过二皇子的时候,看着失了神的二皇子,铁箭禅师老迈的手掌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铁箭禅师这才走到了风不平跟前,对着风不平语气不悦的说道

    “你这老家伙,怎么到处耀武扬威的,我那爱徒不过就是败了一阵而已,你这老家伙却恨不得逢人就说一次。“

    风不平撇撇嘴,一拳并不用力的砸在了铁箭禅师的胸口,说道

    “怎么着,赢了就是赢了,还不让老头子我说说了?你这个老秃驴,是不是还想与老头子我战过一场?“

    这两个老头子在这里互相打趣着,而那二皇子此时却整个人都不好了。

    在从铁箭禅师的嘴里说出了这话之后,二皇子也就没了那所谓的心理安慰。

    苦木,苦木真的已经强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不,不对,一定是忽地笑这些年修为提升不高才对!

    二皇子抬起头看向铁箭禅师问道

    “禅师,请问,忽地笑他现如今的修为是?他的箭道到达了.....”

    “三品修士,小成箭道圆满,哼哼哼,马马虎虎了,那三珠箭射的倒是有了贫僧的一些模样。”

    还没等二皇子说完,铁箭禅师就说出了所有二皇子想要知道的答案。

    他显然早就看出了二皇子现在出关了之后的修为是个什么样子,也怪不得风不平看着这小家伙的眼神里面都带着那一抹神色。

    二皇子咽了咽口水

    三品修士?

    自己苦修多年到了如今也不过是刚刚突破了二品修士而已,箭道小成圆满?自己,自己连剑道小成的根基都还没有打好,三珠箭?

    这可是当年铁箭禅师的一大杀招,忽地笑他如今,已经学的了几分韵味了吗?

    自己这些年到底是在干什么?

    怎得一出关了之后,那些曾经的手下败将以及对手们,都远超了自己一大截,自己反而变成了这些人里面实力垫底的家伙了?

    二皇子眼神有些躲闪的看向风不平。

    他其实在确定了这件事的真实性之后是很想问问风不平,从风不平的口中得知苦木现在修为的具体。

    可是现在看来的话,忽地笑这样的对手都挡不住苦木两剑,自己也就不用在自取其辱的向风不平问出这个问题了。

    曾经的对手,现在,原来自己连担任他对手的资格,都没有了啊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