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长灯载夜行_ 第二百九十四章 九天战(6)-

时间:2021-01-24 13:5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伊犁可甜小说长灯载夜行 第二百九十四章 九天战(6)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于是他转过身,背朝着他摆了下手,没有回头,身形一下就消失在眼前。

    墨赦周身阴气鼓荡,面上戾气丛生,眼周都涌下殷红的鲜血。

    无常落泪,万鬼同哭。

    这一刻,所有还存活在天界夹缝里的阴魂都不自觉的流下血泪。

    “白唐!”有人哑着嗓子出声,声音在空旷分裂的时空里来回穿梭,最后却都转成了一个音:“谢必安!”

    仿佛最凶悍的野兽遭到了致命一击,那双染上猩红的黑瞳溢满压抑的愤怒。

    ……

    就在白唐与墨赦说话的同时,苏毓秀与昊天的战场又急速扩大,瞬息就到了银河之上。

    一人如月下海妖,一人是九天上神,一般的衣袂飘飘,一般的风华绝代。

    到了他们这个位置,要人命已不是厮杀肉搏,而是更本质的东西,比如,不断的时间回溯与挤压,比如空间的无序切割与重组。

    让所有神魔惊惧的空间裂缝时间间隙都是他们的杀招,一个不慎,就有可能迷失在错乱的时空里,然后被回到正轨的时间抹杀。

    昊天是天,是地,是一切肉眼可见的东西,苏毓秀就是时间,是空间,是一切可以创造的东西。

    他们的较量无声无息,看起来闲庭漫步般的平淡舒适,但他们的每一次动作都蕴含着无尽的杀意。

    那是两个世界巅峰的对决,是纯力量的冲撞。

    苏毓秀举手抬足,都带着一股最原始的韵律美,仿若天地一掌间,她肆意挥洒的便是规则,便是天地即将奉行的新规则。

    昊天的反击也很是凌厉,他信手投掷,便是现在的天地秩序,在这片秩序里,他是所有人都只能仰望的存在,是唯一的真理,是掌控三界的唯一真神。

    又一次,两种规则在相互对撞中消湮殆尽,昊天轻微的后退半步,衣角被看不见的东西切割下一快,瞬间消散在虚空中。

    苏毓秀手中有无数金色的丝线汇聚,终于淡淡开口,道:“看,即便太始之日过去,你依然脆弱的不堪一击,昊天,你气数已尽。”

    昊天看也未看那片衣角,淡然的翻手,手指间涌出丝丝缕缕的金色规则,与她手中的银白色规则持续相撞,然后又一错身,避过一条锋锐无比的规则。

    “太始之日主轮回,之后便是新生,昊天,你该死了。”苏毓秀淡声道,“这三界已然崩毁,我要用你的鲜血性命为这世界重塑生机。”

    “那将是新的世界,没有天神、没有罪恶的……新世界!”

    “什么上下,什么天尊地卑,今日都要化为虚无!昊天,你千万别闭眼,且看着你这上下界限,如何颠覆!”

    她左手一勾,脚下便掀起滔天巨浪,原本平静仿若静止的银河猛烈的翻腾起来,如同一头被唤醒的巨兽。

    银河带着万钧之力,朝昊天席卷而去。

    昊天依旧面无表情,他的太上忘情道已修至巅峰,任何事物在他眼中都一般无二,这片银河是他昔日花大功力聚拢收集而来,以分上下天庭。

    而此时,这道银河存在的规则已被苏毓秀

    改写,竟直奔九天之下而去。

    昊天手指翻飞,金色规则在他指尖生成,那已落下千丈的银河竟诡异的停在半空,恍如黄河直下,却又被无形的线牵扯住。

    若细细看去,便能看见引河里的每一颗水珠都在高速颤动,仿佛水珠里有两股不同的力量在胶着较劲。

    “胜负未分,结局尚悬,”昊天终于开了口,声音淡淡的,如云雾如霜雪,“你是这一代的天地生灵,自带新生之力,又汲取亿万生灵信仰为力,是强了点。”

    苏毓秀嗤笑,十指勾缠交织,竟又分出天罗地网般密密麻麻的规则线,凶悍无匹的朝昊天涌动而去。

    昊天面色无波,银色长发被不知何处的风吹拂的朝后飞去,露出他绝世无双的面容来。

    那是即便看上千百万次,也看不出一丝瑕疵的完美容颜,集聚了所有生灵最美好的想象,那是集天地灵气生就的一张脸,跟苏毓秀的脸一样,呈现了这世间最不同的美。

    他们面上看着依然风轻云淡,但都已接近极限,强行改写既定规则这样的事,尤耗心神,胜负尽在一念间。

    忽的,空中仿佛传来什么碎裂的声音,昊天手臂猛的下垂,仿佛被什么用力的打下去一样,手指都在不自控的发着颤。

    苏毓秀面色更加苍白,恍若透明一样,更显出几分冷雨寒梅的孤冷来,唇边含笑,右手翻转,整片虚空都在她手心凝聚成一把锋锐的剑,朝着昊天挥舞而去。

    “跟世界说再见吧,昊天!”她轻笑着,脚下是再无力控制全面下流的银河,头上也露出一片璀璨的星光模样,身前的昊天已被她的规则束缚住手脚,那虚空之刃能一下将他斩成碎片。

    眼见昊天就要在她手上化为尘土,苏毓秀一直挺直的脊背终于肯弯下去一点,唇角也溢出一丝鲜血,她大睁着眼,要看这位三界至尊的灭亡。

    殷寿,亡国灭种之恨,妲己今日为你血洗!

    此后天高地广,随你来去!再不会有人敢骂你一句!

    这肮脏天界,沆瀣人间,尽数覆灭在今日,你可开怀?

    她眼睛微弱的眯起来,分明应该是得意骄纵的姿态,可她却面上却偏生溢出了些许悲伤。

    那是经年的悲伤,已经在岁月里埋葬很久,久到她都以为自己忘记了。

    可她不可能忘,那些寒冷的岁月,那些绝望的岁月,那些情窍未开心性飘无不定的日子,她有生之年,将永不忘怀。

    她将永远记得那挽长弓兮射天狼、挥长戈兮战四方的身影,将永远记得他从身后拥抱她的温暖,记得他锋锐的眉眼、微抿的薄唇,记得他朝服衣襟上泛光的金扣,胸前绘着的祥瑞龙纹,还有他坐在火光前朝着她遥遥举起的酒坛。

    那是一坛好酒,她站的还很远,却一下就闻见了那种醇厚的酒味,只是她后来再醒来,寻寻觅觅了无数年,也才没尝到那样的酒。

    经年的沉痛,果然还是要用敌人的鲜血来洗净,记忆里的酒,怕也要沾着敌人的灵魂做酒糟,才酿的出一碗那样醇香的酒来。

    她睁大了眼,黑亮的眼瞳中清清亮亮,仿若要流出

    泪来,可她还没来得及让那泪滑出眼眶,面上神色就是一变她那把虚空之刃被人徒手抓住了。

    她顺着那骨节分明的手指往上看,就看见了让她心神惊惧的一张脸。

    她眼瞳里爆发出惊人的愤怒,手指紧紧扣在手心,瞳仁亮如妖鬼,叫道:“白唐!”

    ……

    天上狼烟骤起,无数妖异古怪的光在天空绽放,谁也说不准哪一处升腾而起的火焰会将这世界燃烧殆尽。

    无数的人蜷缩在角落,暗暗祈祷灾难快些过去,在无知无觉里被席卷而过的邪风掠走性命。

    银河从天而降,四海升腾起万米巨浪,怪啸着席卷上海岸,将所有眼前所见尽数卷入无尽海底。

    洪水滔天而起,无数道法符光亮起如繁星,却又转瞬熄灭如烛火。

    “灭世了,灭世了!”

    无数人尖叫着,畏惧着,惊恐着,然后被洪水一下吞没。

    而那银河之水还在不断的下落,仿若永没有尽头一样,从九天而下,百万倾水域填满山海,摧毁山海,从四方奔流而起,永无止息之日。

    银河骤降时,若九天倒倾,天塌地陷,走兽横死,飞禽绝灭。

    与此同时,在幽冥九泉之下,无处不入的银河落入冥河,冥河也掀起万米巨浪,将那些深埋在冥河底的东西都卷了出来。

    冥河水能沉魂溺鬼,无数鬼差厉鬼都被那毒药一样的河水牢牢吸附,瞬间消失。

    月戎发了狠,将所有还活着的府君都踹了出来,在地狱八方布下万丈结界,水涨一尺,结界便增一丈。

    “今天谁特么偷懒不出力,等这事过了,老子扒了他的皮!”月戎周身涌动着海浪一样的阴气,模样如厉鬼,狰狞可怖。

    楚江王与他同守一方,出手又在那结界上加一道力,抽空骂道:“死远点!这种时候还瞎比比什么,!这地府是我们一手建立的,难道会眼看着它毁在这里不成?”

    月戎哼笑,道:“天上那帮孙子,能耐还挺大啊,草!居然把银河掀了下来,这是欺负咱们没老大罩着呢!三界大战,屁!”

    楚江王面上也一片森森鬼气,闻言翻了个白眼,道:“昊天出手, 新的天地生灵出世夺权,这是争天之战!小白脸,守住了,这次守不住,所有人都要玩完!”

    银河水轻,落地却有万钧重,其内还含有无数散碎星辰,那都是人间地府无法承受之重,银河倾倒,非人力所能挽回,便是道法强横如府君,也只能倾尽全力才能保地府暂时安稳。

    两位府君全力施为,戾气丛生阴气狠绝,方圆百万里绝无鬼怪敢轻攫其锋。

    月戎撑着那结界,白色月刃却在空中画出一个圆,渐成画面。

    “既是三界生死,我一定得亲眼看着,看是新主登位,还是旧神称霸?”

    月戎手上半分不松,面上神情却更是狠厉,眸中闪过冷酷而狡黠的光。

    一眼扫去,就看见天界满目疮痍,大椿崩,银河倾,诸天塌陷,横尸遍野。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